新闻资讯
NEWS

公司新闻
NEWS

NEWS
越野跑亚军背后的“执迷不悟”

时间:2019-11-30







6年來,淩晨3點起來登山跑,每天30多公裏,下雨天撐著傘跑。跑完還是早晨7點不到,洗澡、吃飯之後去上班,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8點之前到達單位。

邊跑邊摸索出一套“呼吸法”,跑步時呼吸不吃力,不會氣喘籲籲。身體稍稍前傾,前腳掌著地,跑遠途的話步子、擺臂都[不要 的英 文:壓嘛碟]太大,可加快頻率■亚博高效率■。

全程100公裏山路,從杭州富陽風水洞到杭州浙大老和山,再圍繞西湖群山跑兩圈半,總爬升高[度 的拚音: dù]7300米!

說起來字數了了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,這場[比賽 的拚音:bǐ sài]被稱為國內最難最虐。全國205位頂尖[高手 的拚音:gāo shǒu]前來挑戰,最終隻有108人跑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程〖亚博组织机构〗。最快的跑了16個多小時,從早晨跑到第二天淩晨。

有人說,這場比賽,能跑完全程的都是英雄。那麽,永嘉45歲的謝樟榮更是當之無愧的“英雄”,他跑完了全程,[而且 的拚音:ér qiě]獲得比賽第二名。

比賽時,沒有親友相伴、助威,更沒有讚助和[支持 的拚音:zhī chí];平時,沒有[接受 的拚音:jiē shòu]正規訓練和指導。他有的隻是對越野跑的一腔熱血,和6年來每天淩晨3點多起床、跑30公裏的堅持不懈。

日前,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對謝樟榮進行專訪,以下以“四部曲”的[形式 的拚音:xíng shì][來了 的英 文:老弟]解亞軍是怎樣“煉”成的。

□首席記者 李玉燕 攝影記者 李立

◆第一步 改變 [愛 的英 文:love]上跑步,甚至“癡迷”了

旁白——

采訪那天,謝樟榮怕[我們 的英 文:we]找不到他的單位,特地到路口等我們。見到他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,他一身[運動 的英 文:sports]裝束。我們讓他上車,他隻說了句:“很近的,我在前麵跑吧!”他個子不高,身材較瘦,跑起來很輕盈。

記者:你從什麽時候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跑步的?

謝樟榮:2008年。在那之前,其實我也不愛運動,除了[工作 的英 文:work]需要出去檢查外,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時間就坐在[電腦 的英 文:computer]前麵,晚上跟朋友玩玩牌什麽的。那年,我就[覺得 的英 文:felt]渾身不舒服,這疼那疼的,想想不行,得鍛煉了,我就開始跑步。

記者:那時候就開始越野跑嗎?

謝樟榮:剛開始是在平地上跑,後來覺得山上空氣比較好,就往山上跑。沒想到,就[這樣 的英 文:then]愛上了登山跑。台階一級一級地往上跑,很有成就[感 的英 文:sense],跑完之後身體很輕。

記者:看你現在的狀態,跑步確實有讓你的身體變好呢。

謝樟榮:當然,跑了一段時間後,身上那些毛病都沒了。而且每天精神狀態都很好,有些壞習慣也改掉了。我現在對跑步,覺得是癡迷了(笑)。我要是十年前就開始鍛煉就好了,那我現在的狀態就更好了。

◆第二步 堅持

下雨天就撐著雨傘跑

旁白——

說到受傷,謝樟榮卷起褲腿給我們看左膝的傷,傷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好了,卻留下一道蜿蜒的疤痕。不過,讓他惋惜的卻不是傷,而是因為傷而中斷跑步100天……

記者:你每天花多長時間鍛煉?

謝樟榮:起初時間不長的,後來慢慢增加,現在每天跑三四個小時。冬天淩晨3點半起床,[夏天 的拚音:xià tiān]淩晨3點起,就跑永嘉上塘鵝浦尖電視塔,海拔750米左右,我一般來回兩趟。跑完還是早晨7點不到,洗澡、吃飯之後去上班,都是8點之前到達單位。

記者:下雨天呢?

謝樟榮(回答這個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前,謝樟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會):[可能 的拚音:kě néng]別人會說我瘋了,我是撐著傘跑的,跟平常一樣的路程,一樣的時間。[穿著 的英 文:wears]雨衣會悶,不出汗,所以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這樣。其實就算下雪也一樣,跑得全身是汗,我都脫了衣服跑,跑完了再穿起來,不冷的。

記者:你這樣鍛煉,家裏人支持嗎?

謝樟榮:支持倒是支持的,不過強度這麽大,我[老婆 的英 文:別人家的好]有時候會說,她還特別不[喜歡 的拚音:xǐ huan]我去參加比賽,[主要 的拚音:zhǔ yào]是怕我受傷。說起來不好意思,自從跑步之後,我一天都舍不得落下,以前會跟朋友出去[旅遊 的拚音:lǚ yóu],現在朋友叫我,我都不去了。有時候,他們開[玩笑 的拚音:wán xiào]說我跑步跑傻了,可我就是喜歡跑。特別是拿了[這些 的英 文:These]獎杯,讓我很有成就感,也激勵我更加努力鍛煉。

記者:這6年來,你一天都沒斷過嗎?

謝樟榮:有啊,說起這個我覺得可惜。去年為了備戰在寧波舉行的越野跑比賽,我可能運動量太大了,往下跑的時候一頭栽了下來,左邊膝蓋的筋傷了,休息了100天。這100天我就躺在床上,那段時間真難受啊,脾氣都暴躁了,這讓我的狀態退步了很多。休養後,我就慢慢恢複鍛煉了。

◆第三步 比賽

他們叫我“黑衣人”

旁白——

謝樟榮的休息室裏,放著很多獎牌、獎杯,2011年溫州市(甌海區)登山邀請賽,2013年北京國際越野挑戰賽第11名,2014年杭州100越野賽第二名等等。他一個個地跟我們介紹這些獎杯對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,臉上有著[滿足 的拚音:mǎn zú]和自豪。

記者:到現在,你參加幾場比賽了?

謝樟榮:大大小小十多場了吧。讓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的北京國際越野挑戰賽和這次的杭州100公裏越野賽。北京那場,我真的是完全沒經驗,“裸跑”的。就是連電解質、能量膠這些都沒帶。到最後15公裏的時候,我腿一直抽筋,隻能慢慢跑,最後跑了第11名。那次比賽有很多高手,我這個名次讓很多人驚訝,那時我穿著一身黑,他們都叫我“黑衣人”。杭州這場我就有經驗了,很多高手半路就退賽了,可我跑得很輕鬆,因為這剛好對我的味兒,我平時練的就是登山跑。如果我[知道 的英 文:knew]前麵還有人,我會衝刺的,說不定就第一名了。

記者:說起比賽,你表情都不一樣了,比賽帶給你什麽呢?

謝樟榮:成就感、榮譽感,還有尊重。

記者:來之前,我看了你在論壇裏寫的比賽心得,你有個“Good you”的趣事吧?

謝樟榮:哈哈哈!這個你也知道啊?是這樣的,北京那次比賽有不少老外,中途我和一個老外一前一後跑,我跟在他後麵大概半個小時吧,我覺得該說點什麽,可我不會說英語啊。我就說了一句“Good you!”結果他回頭說了句標準的“你好”。

◆第四步 總結

自己摸索出一套“呼吸法”

旁白——

謝樟榮帶我們到他平時跑步的山道,他輕盈地往上跑,我們在後麵吃力地跟。為了抓拍幾張好照片,謝樟榮也配合地跑了幾次。[結束 的英 文:End]時,他竟然仍是氣息平穩。

記者:你鍛煉有經過專業訓練嗎?

謝樟榮:沒有,我都是自己鍛煉,邊跑邊摸索。我還自己摸索出了一套呼吸法,一般都說是兩吸一呼,我現在都吸九次,呼[一次 的英 文:Once]。所以,跑步的時候呼吸不吃力,不會氣喘籲籲。這些要自己摸索,在鍛煉中尋找適合自己腳步的方式。

記者:有什麽鍛煉經驗能跟我們分享嗎?

謝樟榮:姿勢要正確,比如說,身體稍稍前傾,前腳掌著地,跑遠途的話步子、擺臂都不要太大,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加快頻率。還有,如果隻是為了鍛煉,不用像我這樣大強度,我是太癡迷了,而且強度這麽大,不一定適合其他人。

記者:那你覺得這樣跑還能跑多久呢?

謝樟榮:還可以跑10年吧,到55歲就不能再這樣跑了。其實我現在的年紀在選手裏都算是大的,不過我不怕跟那些年輕人比賽,我一定要捧個冠軍回來,我有信心!

■人物名片

謝樟榮 永嘉上塘人,今年45歲,永嘉橋下漁政站檢查員。2008年,他開始進行登山跑鍛煉。第二年,他參加了永嘉縣登山比賽奪冠後,便開始了他的比賽“征程”,至今獲得大小獎項十多個。

网站地图